習仲勛兩次視察“白云山”

        從“兩口大鍋鬧革命”發展到如今品牌價值283億元,“白云山制藥”歷經40多年的發展,被譽為廣東改革開放的一面旗幟。但鮮有人知的是,在其發展史上的兩次重大發展都與習仲勛同志息息相關。
白云山制藥廠是上世紀70年代從白云山農場制藥車間發展起來的, 1979年,年產值已超千萬元的白云山藥廠迎來一個重要的發展契機——白云山農場成立農工商聯合公司,建立生產經營承包責任制,利潤采取“三三四”分成,即利潤的30%上繳,30%作為集體福利和獎金,40%作為企業發展基金。能不能利用企業發展基金實現藥廠跨越發展?改革開放伊始,白云山人既興奮又有一些擔心的心情,一直延續到第二年的春天。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時任廣東省第一書記、省長的習仲勛同志于1980年春夏之交,第一次來到白云山藥廠視察。當天上午10時左右,習仲勛同志一下車就參觀了生產當時暢銷的穿心蓮片的片劑車間,他一邊參觀一邊詳細詢問了工人、技術人員及藥廠產品數量,以及工人、科技人員的生活情況。
        走出白云山藥廠片劑車間,習仲勛同志遠眺風景怡人的白云山麓,觸景生情的他認為,藥廠座落在風景區,就有責任搞好綠化美化,與優美的自然環境融為一體,他當即要求白云山藥廠搞好生產的同時,也要注重好好規劃,辦成園林化的制藥企業。

        對于白云山藥廠的未來發展,習仲勛同志提出了三點指示意見,一是解放思想,好好利用國家改革開放的政策,開拓市場。要打破清規戒律,面向全省、面向全國,建立自己的銷售據點。二是招賢納士,廣招人才,還要與科研部門、大醫院合作,不斷研究開拓,開發自己的品種。新產品和科研人員都是企業的根基,要勇于探索,不斷進取。三是尊重并照顧好職工和知識分子,關心職工生活。習仲勛同志再三強調企業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要少務虛,多做實事,一步一個腳印推出優質產品,打響自己的品牌。
        視察過后,白云山藥廠立即召開會議,學習習仲勛同志視察指示精神,歸納制定了“愛廠、興利、求實、進取”八個字作為白云山的企業理念,一直激勵著廣藥白云山人勤奮創新。
根據習仲勛“尊重知識、廣招人才”的指示,白云山藥廠專門招攬科研人才,成立研究所,攻克頭孢類產品,引進口炎清、回心丹等獨家品種。廠里形成了尊重知識、珍惜人才的良好氛圍,新增產品每年達15個以上,同時在全國率先實施產品“五包”,白云山產品在倉庫只存貨5天便能銷售出去,成為中國醫藥行業的一面旗幟。
        僅僅7年時間,白云山藥廠已經發展成為擁有250多個品種的大型企業,產值從1980年時的1200萬元猛增到1.2億元,是習仲勛同志第一次考察白云山藥廠時產值的10倍。
        1987年,又是一個春天,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習仲勛同志自北京到廣東視察,一直心系“白云山”的他提出:再去白云山制藥廠走走,看看這7年來的變化。
        2月27日上午,習仲勛同志依約來到白云山藥廠,輕車簡從的他先后參觀了化驗室、片劑、針劑車間和花園式廠區。白云山藥廠的針劑車間擁有從德國引進的最新最先進的生產線,產量規模大,深受習仲勛同志的肯定。

        據當時負責接待的藥廠廠長霍梳回憶,習仲勛同志對他第一次視察的情形記得十分清楚,認為對比7年前的情況,藥廠進步巨大,也的確遵照他的要求,建設成了園林式的制藥企業。“習仲勛同志十分親切,當天中午與我們一起在藥廠招待所餐廳用自助午餐。” 霍梳回憶道,用餐期間,習仲勛同志仍不忘寄語白云山藥廠:思想要更加開放,不要滿足現狀,否則就容易被人擊垮;要向集約式、多元化發展。
       按照習仲勛同志的指示,白云山人更加解放思想,敢為人先,以更加迅猛的發展來回報習仲勛同志的關心支持。1993年,白云山藥廠入選全國醫藥行業利稅十強和中國百家知名企業第28位(廣東省入選企業第一位);隨后,“白云山”商標和抗菌消炎藥統一品牌 “抗之霸”商標先后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2001年,白云山制藥廠成為“廣藥白云山”集團旗下的龍頭企業。
        2017年,正好是習仲勛同志第二次視察“白云山”30周年,廣藥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楚源在一次黨員“兩學一做”活動中深有感觸地表示,習仲勛同志當年所做的一系列指示,體現了驚人的正確性和生命力,30多年來仍有效指導著廣藥白云山的發展壯大,解放思想、廣招人才、關愛職工、注重環保仍然是廣藥白云山人在經濟新常態下競爭致勝的幾大“法寶”;習仲勛同志兩次視察過程中簡樸親民、務實開放的個人風格,既體現出他老人家良好的家傳風范,也深刻地指導著廣藥白云山一代又一代的領導干部思想作風建設。
        李楚源提出:習仲勛同志七年兩次視察“白云山”,是廣藥故事中彌足珍貴的重要篇章,廣藥白云山人要把他的指示精神和良好風范好好記載并傳承下去,作為集團精神財富、文化資產,作為黨的建設、領導干部“家風”建設的永恒指導!


貝兆漢:銳意改革一鐵漢

        貝兆漢,自1976年調至廣州白云山制藥廠工作以來,以兩口大鍋起家,帶領“白云山人”艱苦創業,倡導“愛廠、興利、求實、進取”的“白云山”精神,并且以科技興廠為指導思想,尊重知識、尊重人才,把科技進步同生產經營有機地結合起來,從而有力地促進了企業的發展,使“白云山”從一個瀕臨倒閉的小廠發展成為一個擁有6000多名職工、年收入十幾億元的大型綜合企業。1994年,該集團公司被評為“中國明星企業”;他本人獲中國企業管理協會、中國企業家協會和企業管理科學基金會聯合授予的“全國優秀企業家”稱號,并獲“金球獎”。
貝兆漢1976年擔任廣州白云山制藥廠的黨支部書記,當時白云山制藥廠只能慘淡經營,在夾縫中求生存,他在廠里進行了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革,生產經營開始略有起色,1976年產值達到了91.81萬元。好不容易熬到了1978年,一個巨大的噩耗幾乎讓白云山人崩潰:醫藥商業部門不再收購他們的藥品。當即就造成100多萬元的穿心蓮藥品積壓在倉庫,白云山制藥一下子陷入絕境。怎么辦?人總不能被尿憋死?;沓鋈?,拼了!貝兆漢當時分析,大量的臨床資料證實穿心蓮片是確有療效的藥物,假設每個中國人分配一片穿心蓮,就是10億片,就可為國家挽回580萬元的損失。如果兩片、三片呢?而穿心蓮片每次服用量是4~5片。想到這里,貝兆漢做出了一個當時大家都覺得大膽的決定—自建銷售網絡。
        雖然自銷之路十分艱辛,但是“白云山人”都有一顆自強不息的心:醫藥會議不讓白云山代表參加,供銷人員就偷偷摸摸鉆進去做生意;醫藥展覽會沒有白云山的展位,供銷人員就在門口“擺地攤”,或在旁邊的酒店“唱對臺戲”;到省外去拜訪客戶,供銷人員都自己掏腰包買廣州土特產去聯系感情。為了節約費用,銷售人員充分利用火車票5天免費簽票的有效期,白天到一個地方求爺爺告奶奶地開展業務,晚上就上火車休息并趕往下一站……
        貝兆漢說:“打鐵首先就得自身硬,要想藥品市場推銷做得好,產品質量首先必須要過硬。”當時他們一手搞自銷,一手抓技術。一些有一技之長的科技人員,由于政治運動等種種原因閑散于社會上,他們就提出“愿為醫藥獻身的都一視同仁”,先后招聘了19名科技人員,成為了當時第一家重用“右派、臭老九”的企業,在廠里形成了尊重知識、珍惜人才的氛圍??萍既藛T和工人們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產品質量不斷提高,新產品每年達15種以上。1982年,“白云山人”又在全國率先實施產品“五包”創舉,即包產品運輸中損耗、包產品降價損失、包產品超過有效期的庫存損失、包淘汰藥品損失、包質量問題造成的退貨損失。幾乎是零風險的銷售模式以及對產品質量負責到底的做法震驚了全國醫藥界,立即獲得了經銷商的肯定和消費者的熱捧,白云山產品在倉庫只庫存5天便銷售出去,成為中國醫藥行業改革開放先行先試的一面旗幟。
1985年,白云山又提出了工商聯營的理念和創新做法,與全國絕大部分省、市醫藥公司和五個中央醫藥一級站簽訂聯營協議,各單位主銷白云山產品,白云山制藥廠以優惠價格供貨。憑著過硬的產品質量療效以及切合市場經濟規律的營銷模式,白云山制藥的產品在全國市場越做越大。1984年白云山產值達15404.03萬元,創利1510.85萬元。
        白云山的改革成功經驗得到了廣泛的肯定和支持。廣東省經委在1983年的全省工交工作會議上指出:廣州白云山制藥廠在社會上廣泛挖掘、招攬人才,使該廠成為全省新產品最多、產值最大、發展速度最快、經濟效益最好的一間藥廠,他們的經驗值得推廣。從1983年下半年到1984年,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光明日報、南方日報、廣州日報、羊城晚報等媒體都先后以顯著版面和黃金時間介紹了白云山的發展經驗。廣州市委市政府于1984年12月在白云山召開現場會,向全市推廣白云山的經驗。1984年11月18日,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視察白云山藥廠,稱贊白云山“工作做得好,發展速度快”。
白云山的創業史告訴我們因循守舊、抱殘守缺只有死路一條,只有改革開放、制度創新,才能走出一條新路。白云山艱苦創業的過程是廣東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白云山人敢為人先、重視人才、重視創新、重視科技的精神正是改革開放偉大實踐催生的時代精神。

 


金戈傳奇

        2014年9月2日,一份看似普通的快遞被送到白云山制藥總廠(以下簡稱“白云山”)負責人手中。這正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向“白云山”正式核發的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藥和片劑(俗稱“偉哥”,白云山商品名“金戈”)生產批件!這份凝聚著白云山人十六年心血的沉甸甸的成果,代表著白云山人十六年的堅持和努力終于成就了首個“中國偉哥”—白云山金戈的誕生!十六年磨一劍,終圓金戈夢。
        20世紀90年代,白云山憑借著這種勇于創新的精神,在研發枸櫞酸西地那非之路上邁出了開創性的一步。1998年,按照國內化學藥一類新藥的要求,白云山組建了研發團隊開始對枸櫞酸西地那非的研制和申報。歷經三年的研制,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藥和片劑于2001年3月獲得國家藥監局一類新藥臨床批件。隨后在原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北大第一醫院、北大第三醫院、中山醫科大學附屬三院、大連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開展了隨機、雙盲、安慰劑平行對照的多中心臨床研究,結果表明白云山研制的“枸櫞酸西地那非片”安全有效。2003年6月,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藥與片劑獲得國家藥監局一類新藥證書,白云山摘取了金戈研發之路上第一枚甜美的果實。
        正當乘著夢想的翅膀朝著目標飛翔時,白云山金戈由于原研藥用途專利未到期(2014年5月到期)而無法進行生產批件的申請注冊。五年的堅持,五年的心血和汗水,難道就要這樣戛然止步嗎?不!這不是白云山人的性格!研發之路雖然充滿著荊棘,但白云山人從來不在挫折面前屈服。白云山人憑借鍥而不舍的毅力和必勝的信念,重新調整了金戈研發思路,跟蹤“偉哥”專利情況,進行金戈工藝改良等工作。2004—2005年期間,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合成工藝發明專利《制備喜勃酮用的中間體及其制備方法》及《喜勃酮的制備方法》獲得授權,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工藝之路,摘取了金戈研發之路上又一枚果實。
        從取得新藥證書伊始,十年過去了,白云山人的金戈夢從未停止,十年的奮斗和堅持,十年的酸甜苦辣,在距離原研藥專利到期越來越近的日子里變得似乎微不足道了。2012年4月,白云山啟動了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藥和片劑的申報生產批件工作。白云山人朝著夢想又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同年9月,廣藥集團以高瞻遠矚的戰略性眼光和國際化視野,聘任1998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偉哥之父”、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廣藥白云山研究總院院長弗里德•穆拉德博士為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的指導老師,《枸櫞酸西地那非原料藥及片劑的研制》項目成為穆拉德帶領博士后進站的首批研究課題之一,這讓白云山金戈的研發如虎添翼,插上國際化翅膀的金戈夢離成功越來越近了……在穆拉德博士的指導下,金戈項目研發團隊,不畏艱辛,遵循“質量源于設計”理念,按美國和歐洲標準以及國家最新、最嚴的標準要求開展系列一致性研究,使產品質量達到了國際質量標準要求。2013年6月,“偉哥之父”穆拉德博士專門聽取了金戈項目的研制、申報情況匯報,他對項目研發質量和研發進度十分滿意,并盼望金戈早日上市。
        2014年9月27日,白云山在北京舉行媒體溝通會,受邀來華參加國慶65周年晚宴的“偉哥之父”、白云山金戈研制指導老師、1998年生理醫學諾貝爾獎獲得者弗里德•穆拉德博士接受記者專訪,暢談其指導金戈研制的心得和意義。穆拉德博士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談到,他本人是一個仿制藥的忠實使用者和推廣者,白云山金戈品質與原研產品一致,值得信賴,而且仿制藥憑借價格優勢,可以造福更多的患者。同年9月30日,穆拉德博士借來廣藥集團履職之際,還親自參加了金戈項目研發總結會,并特別指出原研藥最初研制的枸櫞酸西地那非(俗稱“偉哥”)也是利用其發現的一氧化氮機理而開發的新藥。
2014年10月28日,白云山制藥總廠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宣布產品正式上市,并首次公布了5個不同包裝規格的價格,同樣療效單次用藥金額比原研產品下降超過60%。白云山金戈驚艷亮相市場,使全國抗ED(勃起功能障礙)類藥物市場不再一家獨霸天下,百億抗ED類藥物市場大戰正式打響,并最終將造福國內眾多ED患者。
         上市僅一年時間,金戈銷售達到7億元,銷量超過原研藥,成為我國藥品市場一大奇跡,白云山金戈也名副其實成為國內治療ED用藥第一品牌。創新夢想不滅,白云山逐夢的腳步永不停歇,在專注、堅持、創新、團隊四種力量的推動下,金戈傳奇還將繼續,白云山制藥總廠將走向更為輝煌的成功之路。

 

兩口大鍋“鬧革命”

        抗生素自發明以來,一直是歐美主要國家的看家產品。直到2000年,這個壟斷被打破,由中國人自主研發的頭孢硫脒進入市場,并于2007年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創造這個奇跡的,是40年前一個用兩口大鍋起家的現廣藥旗下的白云山制藥總廠。
        1973年,二十多名風華正茂的知青,進駐白云山上一間破工棚,憑著兩口大鍋“鬧革命”,建起了一個生產穿心蓮中藥沖劑的車間。當時的藥廠屬于農場企業,條件艱苦,在很長一段時間一直處于掙扎求生的狀態。
直到1976年,貝兆漢擔任藥廠的黨支部書記。他看清了吃大鍋飯、舊式體制的弊端,開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并大膽提出自建銷售網絡。1978年,當國有企業還在安然享受統購統銷的福利時,白云山藥廠已經悄然走進了市場,到全國各地跑市場、搞推銷。
        一次,供銷科長陳貽鋒到一個市的醫藥公司推銷產品。因為藥廠當時在全國還沒什么名氣,該公司的醫藥股長無心談下去,便離開了。陳貽鋒并沒有就此放棄,他跟著那位股長一直到家,發現那位股長的妻子患有精神病,家里無人照顧,用來為小孩縫制衣服的布料還放在縫紉機邊上一動沒動。陳貽鋒見此情景,想起自己學過裁衣,便自告奮勇,埋頭為股長的孩子縫制衣服,幫助股長整理家務,最后終于感動了股長并協助打開了當地市場。正是這種真心實意待客的精神,讓白云山制藥廠的自銷產品“點連線、線連網”,一年時間便建立了380個銷售網點,震驚業界。
而隨后的一個舉動,則更使白云山名聲大噪。1982年,為了增強消費者對白云山產品的信心,藥廠在業內首次提出對所有產品實行“五包”,即在各廠家普遍承諾的“三包”之外,還包產品降價損失和藥品淘汰損失!白云山制藥廠在經銷商和消費者中贏得了巨大聲譽,產品供不應求。
       長期持續艱苦奮斗,也是廣藥白云山人的核心精神。

 

不拘一格降人才

       1976年夏天,白云山制藥廠當時只是白云山農場為安置知青而創辦的一個制藥車間。幾間破舊的平房,三臺壓片機,生產單一產品“穿心蓮片”。由于產品積壓,瀕臨倒閉,當時的藥廠領導人貝兆漢頂住“左”的壓力,起用了本廠僅有的一名技術員蘇建生當副廠長,成為中國第一個重用知識分子、“臭老九”的企業。
        蘇建生當年29歲,創辦制藥車間的時候,這個畢業于廣東中醫學院的知識分子舍得出力,后來被扣上“篡黨奪權”的帽子靠邊站。那時正是“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政治颶風到處刮的歲月,白云山居然起用一個非黨員、又是“臭老九”、想“篡黨奪權”的人,自然招來非議。但人逢知己倍精神,蘇建生上任后很快就打開了局面。他和其他人一起研制出了“感冒清”等新藥,被消費者譽為“一粒清”。
       1977年初,經人介紹,一位20世紀60年代畢業于南京藥學院,當過藥劑師,因一時失足受過處分,流落于街道當雜工的科技人員來到白云山。一見面,這位藥劑師便和盤說出自己的過去,問白云山敢不敢用。白云山這邊也干脆:敢用!國家培養個大學生不容易。人有失足,馬有失蹄,犯了錯誤,處分過了,改了就好。有點錯誤便踢開不用,太可惜了。過去了就讓他過去,重要的是重新開始。這位藥劑師到廠后,一心撲到工作上。“感冒清”就是他和蘇建生等人一起研制出來的,后來他又和人合作研制了不少新藥,還為工廠籌劃建立針劑車間,主持研制了七八個針劑產品。
       1980年,有人給白云山介紹了一個出身醫藥世家的上??萍即髮W畢業生。十年動亂期間,他因家庭成分是資本家,加之本人犯過別的錯誤,被遣送回鄉。后回廣州自謀生路,一直沒有單位敢用他,然而,活人總要吃飯??!他想起了在香港的親友,就想方設法偷渡,不知逃了多少次,最后流落到番禺縣一個隊辦小廠當工人。白云山這邊覺得,像他這樣生活經歷坎坷的人,最容易感受到黨的溫暖,只要拂去他身上的塵土,是會放出光來,于是立即約見。但前后三次,他避而不見,因為嘗夠了被拒絕的苦頭。第四次,他覺得人情難卻,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情相見,一見面就說:“我這個人成分不好,現實表現也差,一無是處??!”白云山這邊回答:“家庭出身不由人選擇,我們注重的是你現實的表現。如果你樂意來廠工作,愿意為四化建設出力,這就是好的現實表現,我們就歡迎你。”
         這位知識分子壓根沒想到廠方會回答得這樣干脆,流浪幾十年的他,只求有個穩定的工作,立即表示:“叫我倒屎倒尿也甘心。”
         白云山把他安排到廠技術科工作,恢復了原工資待遇,還適當給予補貼。一個月后,又決定讓他帶幾個科技人員到外地學習研究氨基酸的制作,使其大為吃驚,他大半輩子沒受到過這般信任!一顆冷卻的心復蘇了,復合氨基酸很快研制成功。他又與廣州醫學院的科研人員合作,成功研制出“尿糖、尿蛋白、隱血試紙”,填補了國內空白,獲廣州市和廣東省科技成果獎,他先后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1983年,有關部門根據他過去的申請,批準他到香港定居,他卻不肯走了,說:“現在我有了安定的工作,能夠報效祖國了,我這把骨頭,要留在白云山。”
白云山敢于重用知識分子,敢于重用歷史上有污點的人才!但風險亦埋于此,在一些人的詞典里,這是異化,是“招降納叛,重用壞人”,是“缺乏階級斗爭觀念”。有匿名電話連連撥向上級部門,有組織人事部門專程登門調查,有公安干警為企業安全出面查詢……
        面對調查,白云山的回答是:“是的,我們是用了幾個所謂有問題的知識分子。但那些問題,多半是極“左”路線給他們加上的。就算是有些問題吧,也早作了結論。難道非叫‘問題’拖他們一輩子不行?這些從逆境中走過來的知識分子,是有真本事的。我們用黨的政策把他們那一顆顆冷卻了的心暖熱了,將他們從被閑置、被埋沒的角落里請出來發揮了作用,為國家做出了貢獻,有什么錯呢?”
        1982年,中央落實知識分子政策文件下達,白云山這個超前了5年的行為才被完全肯定?!度嗣袢請蟆贰豆饷魅請蟆贰堆虺峭韴蟆贰赌戏饺請蟆范及l表文章贊譽這個超前行為。1983年5月12日,廣東省經委在全省工交會議上提出:“廣州白云山制藥廠在社會上廣泛挖掘、招攬人才,使該廠成為全省新產品最多、產值最大、發展最快、經濟效益最好的一間藥廠,他們的經驗值得推廣。”

 

 

仿創結合,專利保護

      白云山制藥密切跟蹤國外到期專利藥信息,利用專利的地域性特點,合理利用過期、失效專利,仿制未在中國申請專利的品種,生產非專利藥,獲得首仿藥資格。“在仿制到期專利藥的同時,我們會進行工藝創新,通過對新技術的專利保護間接對產品進行保護。”白云山制藥總廠負責人介紹,白云山制藥密切跟蹤原研藥物“偉哥”,在該產品尚在專利保護期內,即開始開發新的制備工藝,在仿制過程中又產生了大量新的創造性成果,并成功申請了專利保護,在其專利保護到期后,第一時間成功推出第一個國產“偉哥”—金戈,順利進行上市銷售,取得了市場上的廣泛認可。該產品運用了自主開發的新工藝,規避原研廠家的專利阻擊,開創了典型的“仿創結合”的研發新模式。
       “頭孢硫脒”是白云山制藥的拳頭產品,是該公司通過“原始創新”獲得的重大成果。該項目榮獲2007年度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第十屆中國專利優秀獎。2015年頭孢硫脒的銷售收入達到4億元。白云山制藥繼續對“頭孢硫脒”進行結構改造,開發出二代產品“me-too”新藥頭孢嗪脒,并成功進行了專利保護,該化合物2010年獲得美國發明專利授權US7,700,581,并作為候選藥物入選國家科技部“十一五重大新藥創制”科技重大專項。借鑒該典型案例,白云山制藥將在已有的幾個優勢品種中,繼續實施二次開發,促使產出更多的知識產權成果,讓“創新大樹”更加枝繁葉茂。
        白云山制藥還不斷提高專利技術的產業化實施率,通過對專利技術的吸收、消化,最終運用到工業化生產之中。采取專利權對外許可的方式,獲取經濟效益。“我們會對專利權進行梳理、評估、作價,以專利權為標的開展專利運營工作。”白云山制藥總廠負責人表示,會對企業的商標資產進行梳理,采取許可、轉讓、入股等方式盤活閑置的商標資源,并通過對專利、商標的運營,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此外,白云山制藥積極將企業專利技術納入到標準當中,主導或參與標準的制定;將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產品的專利技術應用到藥品標準當中,特別是“標準必要專利”,并將制定標準作為提升企業競爭力和實施創新戰略的一項重要組成。

 

 

知識產權支撐研發和營銷

      白云山制藥一直高度重視知識產權工作,專門設立了知識產權管理部門和配備專業管理人才,確立了“保護創新成果、促進管理運用”的知識產權工作方針,設立知識產權管理制度多達26項,涵蓋企業知識產權管理機構、教育培訓、獎勵、商業秘密及競業禁止等各個方面。
      為了激勵科技人員發明創造的積極性,激發專利管理人員對專利事業的熱愛,該公司按照《廣藥集團技術創新獎勵管理辦法》,設立了科技專利獎項,其中發明專利每項一次性獎勵不低于5000元,PCT或國外發明專利每項一次性獎勵不低于10000元。此外,《總廠專利管理制度》建立了企業職務發明人權益保護和獎勵機制,不但規定了對發明人的獎勵,而且單獨設立了企業專利管理人員獎。
       圍繞“加大科技創新力量,拓展知識產權運營,提升品牌價值,使知識產權成為企業的重要戰略資源和新經濟增長點”的目標,白云山制藥在知識產權創造、管理、運用和保護等方面形成了一系列的工作亮點和特色,同時也收獲了知識產權方面的累累碩果。
       作為廣東省知識產權示范企業及優勢企業,白云山制藥的原創藥品—頭孢硫脒,獲得了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和中國專利優秀獎。2011年該公司又憑借優異的知識產權工作成績,榮獲了廣州市首屆保護知識產權市長獎唯一一個一等獎。2012年以白云山制藥為主體的白云山創新中心獲得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稱號。2014年10月28日,該公司研發了16載的首仿藥“金戈”正式上市,填補了國產“偉哥”的空白,也打破了外資企業長達13年的抗ED市場壟斷。2014年11月,白云山制藥的發明專利“頭孢克肟分散片及其制備方法”榮獲第十六屆中國專利獎優秀獎。2014年,該公司首批通過知識產權管理體系審核認證,并在2015年又再次通過了監督審核認證。
        在知識產權創造方面,白云山制藥不斷加大科技創新的投入力度,并采取有效激勵措施,促進科技成果的保護與轉化。截止到目前,該公司累計申請專利185項,其中發明專利89項,累計獲得授權136項。

 

“金戈”為什么這樣紅?

        作為首個“中國偉哥”,金戈一直倍受外界的熱議和關注,而最引人猜想的是,金戈能否在前有外資品牌堵截,后有其他國產“偉哥”追擊的嚴峻環境下經得住考驗,快速搶占市場。
        但上市首年按零售價計突破7億元的驕人業績,及與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開展的生物等效研究表明“金戈與原研品等效”的實驗結果,給出了最好的答案。這都得益于金戈的整體策劃和頂層設計,特別在上市前策劃中, 金戈團隊進行了一系列研究,包括品牌調性確定、包裝設計、價格體系設計、市場策略定位等,在這些工作中充分體現了創新性思維的應用。
       首先,金戈的命名,很好地兼顧了產品功能屬性和文化傳統,使人一聽這名就覺得特別有內涵,又顯得霸氣十足。“戈”是古代中國武士所使用的一種兵器,“金戈”名取自南宋文豪辛棄疾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而這句名言因其所展現的壯志豪情被世人所傳頌,白云山“偉哥”命名為“金戈”,所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
       作為藥品,按道理是應走理性路線的,但金戈與普通藥品不一樣,它是一個隱私性產品,特別是中國男人比較傳統,對于“不行”的困擾,總是諱莫如深,不敢正大光明地尋求解決。如果按藥品治病的思路來營銷,反而讓人羞于用藥。洞察到這點后,確立了走感性路線的大方向,并相應進行了包裝設計。
       白云山制藥總廠大膽引進煙草包裝設計公司為金戈設計包裝盒,改掉了原來以藍白為主色調的偏冷的風格,把包裝盒設計成煙盒的形狀,以金色為主打,采用光柱工藝和特殊材質,整體感覺金光閃閃,熱情奔放,充滿力量。而藥片則設計成粉紅色,金戈包裝的“土豪金”和立體印刷的“粉色藥片”相搭配,引發浪漫想象,營造溫馨氛圍。
       金戈的成功主要取決于能否迅速進行市場擴容,而這涉及兩個重要因素,一個是降價,另一個則是做市場教育,包括男科醫生的教育和男科患者的教育,培訓醫生,教育患者消除誤區,主動就醫、吃藥,因此,金戈的價格必須在消費者的經濟承受力、企業為了擴容市場需要投入的教育成本中尋求一個較為合理的平衡點。經過研究,白云山創造性地提出了“單次用藥金額”這一概念,單次用藥金額降到了48元,10粒裝的每粒低至34.5元,連破100元、50元兩個心理關口,比原研品單次用藥金額下降了60%,并以金戈確切的療效沖擊了50至100元的補腎壯陽保健品市場,價格成為了消費者選擇金戈的重要因素,為金戈迅速打開市場奠定了基礎。
       在金戈的營銷中,非常成功地運用了新聞這一宣傳利器,在短短3個月時間里高效地召開了3次新聞發布會,利用外界對“首個中國偉哥”的各種討論和猜測,因勢利導,借助全國媒體的宣傳報道,使金戈迅速成為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從默默無名到爆紅??梢赃@么說,金戈就像一根導火索,把隱藏在人們心中對男性健康的重視公開化,消除了“偉哥是妖魔鬼怪”的錯誤認識,使人們更加重視ED對男性健康、對和諧家庭的傷害。據中國性學會的臨床數據統計研究,近1年來,ED的就診率提升了3個百分點。

沙巴体育平台-沙巴体育平台-开户专线